湖北快3一定牛推荐号码:第1060章 我們回家

作者:拓跋流云
當然,這點小心思不能被云楊察覺到,否則他一定會忍不住得瑟起來的。
許若晴心中雖然不怎么生氣,但多少也有些不爽。原本說好一心一意對我自的,結果現在又招惹了這么多的絕色美人兒,我能開心嗎?
她也打定主意,讓云楊自己去解決這個麻煩,總之自己絕對不會出面幫他。
“若晴,你姐姐那里,要不你去幫我游說一下?”云楊一臉討好的笑容。
“不去,要去你自己去?!斃砣羥綣室餉揮懈蒲詈昧成?。
云楊無奈,看來這事情只能自己出面了。
說實在的,他的確有些尷尬,畢竟當初跟許心柔之間并沒有什么,誰知道圣女居然連她也一起抓了進來。
“對了,那圣女呢?”
許若晴美眸一瞥,盯著云楊沒好氣道:“我可聽說,某個人把魂族的圣女都給抱回家里了。嘖嘖,還真是抱得美人歸呢?!?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云楊干咳了兩聲,不準備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纏下去了。許若晴脾氣本身就不好,若是糾纏下去,惹火了她可就不妙了。
“你姐姐現在在家里是吧,好,那我先去你家找她?!痹蒲疃掄餼浠昂?,連忙落荒而逃。
面對一個幽怨的女人,不與她爭論便是最大的理智。
……
許家,一處獨立的房間內,許心柔有些愣神的坐在那里發著呆。
她的心氣比較高,一直以來都沒有真正想要找過伴侶。她實力強大,資質聰穎,能夠與她相提并論的,說實話就那么一些人。
但是那些人中,許心柔一個都看不上。什么不世出的天才,什么勢力的繼承人,根本完全瞧不上眼。
她的意中人,是真正的蓋世英雄。但可惜在這個世上,想要成為英雄真的太難了。
若說能夠入她眼的,的確也有,只可惜那人是云楊,自己的妹夫。
有些時候,許心柔也很羨慕自己的妹妹,能夠找到云楊這樣的伴侶。
但是,誰能夠想到,一次偶然的誤會,自己居然跟云楊發生了那種關系!她雖然看似溫柔,但心氣高傲,至今還是雛兒,從未曾有過男人接近。當日在宮殿中,卻被云楊粗暴的按倒,那種畫面,想想就讓人面紅耳赤。
發生那事情后,許心柔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無論誰敲門也不開。
因為,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去面對自己的妹妹。
發生了這種事情,許心柔心底真的是羞恥到了極點。
“咚咚!”
外面響起了一陣敲門聲,打斷了許心柔的思緒。她皺了皺眉,有些不耐煩道:“我都說了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門外,鴉雀無聲。就在許心柔以為來人離去的時候,房間里突然裂開一道空間裂縫,緊接著云楊從里面踏了出來。
“那個,心柔姑娘……”
云楊臉上帶著笑容,只是眼神中多少有些尷尬。誤打誤撞把許心柔給推倒了,還是連同許若晴一起……放在誰身上,恐怕都會尷尬的。
“你……你來干什么?”許心柔眼中快速閃過一抹慌亂,不過她卻在故意裝出一抹鎮定的樣子。
哪怕她裝的再怎么淡定,眼中的慌亂還是掩蓋不住的。
“我,我就是來看看你?!痹蒲罡煽攘肆繳?,倒也不見外,上前兩步坐在了床上。
氣氛一瞬間尷尬起來,云楊跟許心柔都不知道該怎樣面對對方。如果說是妹夫吧,顯然不對。
最終,還是云楊先打破沉默,他頓了頓,道:“心柔,那次的事情,的確是一個誤會……”
許心柔心中一涼,既然開口這么說,那明顯就是想要解釋,可怎么解釋,能有什么解釋?
她眼神有些黯淡,對于云楊來說,那也不過只是一場誤會而已。這樣的話,就沒什么好說的了。
然而,云楊接下來的話讓她那冷下去的心再次溫暖。
“這個時候,再去談論是非對錯已經沒有意義。心柔,我想你和我們一起生活?!痹蒲詈蓯僑險嫻畝⒆判硇娜?。
許心柔心神一蕩,有些恍惚。他開口了,說的話卻讓她有些不敢置信。
“如果你對我沒感覺,如果你不喜歡我,這都不是問題,我會努力追求你,爭取讓你愛上我?!痹蒲鉅蛔忠歡俚?。
“你……你要我跟你們一起生活,跟若晴?”許心柔終于不再沉默,臉龐微紅道:“我可是她的親姐姐!”
“那又如何,若晴不會介意的?!痹蒲鉅豢從邢?,連忙說道。
“若晴,她不介意?”許心柔聞言,當下就忍不住的問了出來?;耙懷隹?,她瞬間感覺有些太過曖昧,臉龐隨即更紅了。
“嗯,就是若晴讓我來的,如果不是她說,我還真……真有些不好意思?!痹蒲钷限蔚牡拖巒啡?。
“噗嗤?!?
許心柔忍不住一下被逗笑,掩嘴道:“你,你還會不好意思?”
看到許心柔口氣松下來,云楊也趁熱打鐵道:“心柔,那個……以后我定然會對你負責的?!?
許心柔白了云楊一眼,忍不住說道:“我都被你給禍害了,還能怎么樣,自然是便宜了你!只要若晴沒意見的話……”說到這里,許心柔低下頭,紅著臉道:“那我也沒意見?!?
云楊心中瞬間一喜,果然還是溫柔的心柔最好說話了。
先前他還擔心許心柔會不會抵觸太深,現在看來并非那般。
“其他女人,你準備怎么辦?”許心柔話音一轉。
“呃……”云楊有些苦惱,說實話他想要都一并收了,反正大丈夫有個三妻四妾很正常??墑撬腔嵩趺純?,她們可都是神州大陸的天之驕女,被別人說閑話,總歸不好。
堂堂一位超越了神州大陸巔峰的至尊之王,居然被這種事情擾的抓耳撓腮,如果傳出去,定然會掀起軒然大波。
“你該不會都想娶回家吧?”許心柔美眸盯著云楊,其中閃爍著溫柔的光芒??吹剿揮謝卮?,也是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我就知道會是這樣,你們男人每一個不花心的。也罷,你別將她們辜負了?!?
云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許心柔居然這么簡單的就答應了?
許心柔看到云楊那副不敢置信的樣子,忍不住的噗嗤一笑:“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你想收她們,我自然不會說什么,但前提若晴也得同意,否則沒得談?!?
“若晴那邊,我自然會去說……”云楊激動之余,忍不住抱住許心柔親了一口。
上次在宮殿中,是沒有任何意識的蹂躪。說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親許心柔。
“快去尋她們吧,別在這里浪費時間了?!斃硇娜崍Χ閔?,臉龐通紅,心跳的呯呯的。
云楊點頭,原本來的時候心情忐忑,沒想到過程這么順利。當然,還是因為許心柔善解人意。
離開許家后,云楊快速的朝著那地下拳場趕去。
那里,是自己跟江雪初次相遇的地方。
江雪臨走時的那番話,云楊仍舊銘記在心中。
“我會在初次相遇的地方等你,你若不來,我便不走?!?
所以,在云楊看來,江雪肯定會在地下拳場等待著自己。這是她臨走時,對自己的承諾。
云楊走在城中,以最平靜的心態在城中行走著。他回憶著當初自己實力弱小的時候,在地下拳場瘋狂的鍛煉著自身,記憶中與江雪的那么多次交手,她好像從來都沒有贏過自己。
想到這里,云楊不由得笑出聲來。江雪本身就是一個個性好強的女子,一直無法戰勝自己,對她來說肯定是一種痛苦跟折磨。
突然間,云楊就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地下拳場的外面,只見這里排的人山人海,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熱切的笑容。那副模樣,就好像是在排隊領取什么寶物一般,心中激動不已。
云楊有些疑惑不解,這里以前規模并不算大,怎么如今來了這么多人在排隊?
隨意走上前去,云楊找了一人,問道:“一個地下拳場而已,為何排這么多人?”
那人用一種不屑的目光望著云楊,撇了撇嘴,沒好氣道:“這就不懂了吧,這地下拳場前段時間被一位模樣絕頂的美人兒給收購了,她就整日站在擂臺上,等待著旁人來挑戰她。她放出話來,誰若是能夠將她戰勝,她就嫁給誰!”
旁邊也有幾人連聲道:“是啊,那美人模樣真的是傾國傾城,誰如果能夠娶到她,那可真的是幸福一生??!”
“如果能讓我娶到她,我少活十年都愿意!”
“才十年,我愿意少活五十年!”
一堆精力旺盛的人開始起哄,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燦爛的笑容。
云楊聞言后,眉毛忍不住的一挑。那個女子,應該就是江雪無疑了吧。誰若能將她戰勝,她就嫁給誰,這又是什么意思?
“行了,你們這些人,都散走吧?!斃那橛行┎凰腦蒲畎諏稅謔?,想要將這群排隊的人遣散。
廢話,那可是我老婆,你們一群人瞎湊什么熱鬧?
此話一出,排隊的上百人皆都扭過頭來,一臉震撼的盯著云楊。
當然不是因為云楊的實力而震撼,那些人望向云楊的眼光,就像是看傻比一樣。
“這小子腦袋有毛病吧?”
“滾后面排隊去!”
各種嘲諷的聲音此起彼伏,哪怕云楊心性不錯,此刻也有些不爽。媽的,打我老婆的主意就算了,居然態度還這么囂張?
這些排隊的人都是外來的,所以很少有人認出云楊的身份。
但其中一個青年本身就是云國的人,此刻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神情驟然一變,不可置信的說道:“你……你是云楊?”
“云楊,哪個云楊?”眾人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還能有哪個云楊,就是那個挫敗魂族圣女,站在神州大陸最巔峰的那個云楊??!”那青年差點哭出來,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天哪,我剛才在跟誰吼,云楊,他可是云楊??!
一剎那,現場頓時變得極其寂靜。上百雙目光盯著云楊,目光中全是畏懼。
云楊也懶得跟他們計較,沒好氣的說道:“該滾的都滾,別惹我發火!”
聲音剛剛落下,眾人就腳下抹油般,剎那間溜了個干凈。原本門庭若市的地下拳場,如今變得空無一人。
“后面的快進來??!”
從地下拳場里面傳出一人的聲音,緊接著一位伙計打扮的從里面走出來,左顧右盼,一臉震撼。
怎么剛才排隊的那么多人,一瞬間就走了個干凈?
云楊呵呵一笑,徑直走了進去。
里面的一切設施,都還是老樣子,沒有什么變化。鐵籠、擂臺,都還是那個樣子??吹秸庖磺芯刪?,云楊不由得有些唏噓,有些懷念。
當年的自己,在這擂臺上與人戰斗。那一幕幕,仿佛都還在眼前。
如今的擂臺上,擺放著一張座椅,上面坐著一位身著白衣的女子。那白衣女子模樣美麗,正是江雪無疑。
江雪看到云楊趕來,眼中并沒有絲毫的驚訝,仿佛早就料到云楊會來一樣。
“誰能打敗你,你就嫁給誰?”云楊走上擂臺,望著仍舊坐在那里的江雪,笑吟吟的問道。
江雪抬起頭道:“是又如何?”
“誰允許你這么做的?”云楊慢慢收起笑容,隨后漫不經心道:“這么多年來,你從未而曾贏過我。按道理來說,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江雪面無表情道:“我答應了么?”
“你不答應也得答應!”云楊邪魅一笑。
……
一晃數年過去,在這些年里,神州大陸安逸平穩,再沒有外敵入侵。各方勢力都謹遵云楊的命令,不再互相發動戰爭。
失落之地,已經被野林族一統,而木銅也成了野林族真正的王。就在人類害怕野林族威脅到他們地位的時候,野林族主動派出使者交涉。他們只想在失落之地里安穩的生存下去,并沒有任何的野心,也不愿意與人類為敵。
如此這般,安靜祥和的日子,一直持續了下去。
陽光燦爛,又是一年開春。
一列龐大的商隊正在大楚王朝邊境處趕著,車隊上的武者實力強悍異常,一個個氣息非凡,最弱的都有七曜境。
他們衣服上,皆都秀著一只金鷹的標記。
在車隊最中間,有著一輛華麗的馬車。馬車中,一位面無表情的絕色佳人坐在里面,她的臉上居然破天荒的泛著笑容。
“娘親,茵茵要找爹爹?!?
在絕色佳人的身旁,靠著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這小女孩生的粉粉嫩嫩,皮膚細膩如羊脂白玉,說起話來,聲音軟軟蠕蠕的,讓人聽后心底綻放出一朵鮮花來。
她那甜甜圓圓的臉蛋上掛著一對好看的小酒窩,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眨啊眨的,如同一汪秋水。
“茵茵乖,茵茵沒有爹爹,茵茵只有娘親?!幣慌緣木訝松斐鍪擲辭崆岣判∨⒌耐?,很是溫柔。
無法想象,當初因修煉煙羅靈訣,絕情絕欲的冷如月,居然會有如此溫柔的一面!
或許只有她自己才清楚,她的煙羅靈訣從來都沒有修煉到極致過。因為在她的心底,總有著那么一絲斬不斷的羈絆。
“娘親騙人,別人都有爹爹,為什么茵茵沒有?”小女孩鼻子一皺,小嘴一撇,居然是要哭出來。
冷如月一下慌了神,想要去哄,又不知道該怎么哄。
突然,四周的一切仿佛凝固住了,空間內的時間流速突然放緩。
緊接著,馬車的簾子被人掀開。
云楊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一言不發,雙眼溺愛的盯著那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冷如月見狀,先是一驚,隨即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誰說茵茵沒有爹爹?”云楊笑著伸出手去,將小女孩抱在懷中。那種幸福感,無法言喻。
“帶上你的娘親,我們一起回家,好不好?”云楊在那小女孩粉嫩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好啊好??!”茵茵笑著拍著小手。
“把孩子給我!”冷如月十分氣憤。
“乖茵茵,告訴我,你姓什么呀?”云楊笑瞇瞇的問道。
“云,我姓云,我叫云茵?!幣鷚鶇笱劬ν涑閃嗽卵?。
聽到云茵的姓后,云楊心中瞬間了然。再次抬起頭,卻發現冷如月那冰冷的臉上早已掛滿了淚痕:“你還知道來找我們?”
就這么簡單的一句話,勝過千言萬語,勝過所有解釋。
“我以后再也不會讓你們娘倆離開我了……”云楊聲音堅定的說道。
“我們,回家!”
(全書完)

【玄幻魔幻】推薦閱讀:九轉輪回經獸血沸騰斗破蒼穹雪鷹領主劍逆蒼穹戰天(冰鋒)異世藥王異世靈武天下湖北快3走势l图斗羅大陸II絕世唐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