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快3开奖结果果: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大結局之最終彈(全書完)

作者:秋分
鄭逸不禁有些驚喜。

系統十三衩,可是有逆天大獎的??!

鄭逸把十三衩的系統一一看了一遍,內心滿足無比。自己,這么多紅顏知己??!

若蘭,清溪,董可卿、上官無影、顏夕、茱莉亞羅伯茨,仆人中野千惠,衛夢蘿、小紅袖林可兒、徐婧、趙雅淇、沈倩文、金

泰熙……

當然,還有不在這名單之上的紅顏知己,鄭逸都愛,鄭逸的逸女郎,實際上也有幾個被他收進了后宮,不提也罷,不提也罷啊

!

現在,自己可以說擁有了世界上的一切。

難道還有什么驚喜?

是否獲取大獎?

鄭逸毫不猶豫地獲取。

《長生訣!》什么鬼?

“天之道……”鄭逸好奇地一字一句地看下去。然后,小聲讀了起來。他完全可以一下拓印,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只感覺讀一

句,就多一份明悟,而且,效果比拓印還要好?

“修真?”鄭逸不禁愣了,竟然是修真功法?

長生不老?

鄭逸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氣。

腦海里竟然不禁響起電視里孫悟空問老祖的那句話:可得長生嗎?

是!

可得長生!

鄭逸激動的不禁渾身顫抖。

不過,鄭逸慢慢冷靜下來,因為修真典籍里明說了,修真路上要忘掉親情,忘掉世俗,每一部兇險萬分,每次晉級都要伴隨天

雷,如果,不離開家人,可能會禍及家人等等等……

伴隨的還有系統說明書,原來,這系統,不過是道號通天天尊的一個法術的變種,隨著得到這本長生訣之后,就會消失的無影

無蹤,如果當時立刻得到系統十三衩想獲得這逆天大獎,身體沒有得到仙丹的淬煉,沒達到煉體巔峰,也根本不能修行這長生

訣。

等鄭逸讀完這些,卻發現腦海里已經沒了系統,只有手里的一本古樸書籍《長生訣》是那么的刺眼。

鄭逸不禁長嘆一聲,系統,終于還是離自己而去了嗎?

自己最大的依仗,難道就此離去了?

鄭逸有些不甘心,他上竄下跳幾下,依然發現身體屬于巔峰狀態。

只是可惜了,那些神奇的丹藥沒有了,想在系統商店里兌換寶貝,也沒有了。

丹藥?

鄭逸又翻開,長生訣,發現里面,有煉丹篇,自己開始吃的在系統里獲得的那些丹藥,似乎是煉制的次品?

沒了系統,多了一部《長生訣》?

要拋開自己的家人?

自己會修煉嗎?

而長生訣已經牢牢刻畫在他的腦海了。

自己,以后,不需要聲望了,是嗎?

鄭逸搖搖頭,站了起來,他要靜一靜,需要靜一靜??!

等他走后,一直在他身邊的旺財,狗眼里精光閃亮,他似乎聽懂了鄭逸所念的文字一樣!

旺財,自此失蹤了……依依找了很久,也是沒找到。

不過,偶爾一次,一個狗狗瀑布打坐修煉的照片,在網上火了起來。

照片里,那個狗狗很像旺財,坐在廬山瀑布下,有模有樣。很好笑。

……

在娛樂圈欣欣向榮的時刻,全球天王鄭逸突然發聲,永久退出娛樂圈!

此消息震動世界!

無數娛樂人震驚,許多粉絲痛哭幾天,好像鄭逸去了一樣……

過了幾天,印鍍第一女神艾西瓦婭—雷登,也宣布退出娛樂圈,一時間更是眾說紛紜。有的說雷登秘密跟鄭逸結婚了,有的說

這是胡鬧,誰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

他們哪里知道,雷登在宣布推出前,跟鄭逸在曾經那個海底頂級酒店里又見了一面,兩人深刻密談了一夜……

當然,娛樂圈對鄭逸退出娛樂圈的八卦,深感興趣。

后來,新晉最火明星鄭小雪每次接受采訪時,總會被問到她哥哥的問題,她都避而不談,但是,問她以后要找個什么樣的男友

,她都笑笑說要找哥哥那樣的,問她會不會嫁入豪門,她都笑著說,她自己就是豪門!

霸氣無比!

后來,一則更震撼的消息傳來!

一代傳奇天后,丁香,竟然準備遁入空門,削發為尼!

這個消息在華夏引起的震動,絲毫不比鄭逸退出娛樂圈的震動來的少。

簡直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半年后……

一家古靜安然地尼姑庵里。

“師太,長夜漫漫,我以為只有老衲睡不著,想不到,師太妹妹你也睡不著??!”剃著光頭的鄭逸裝模作樣的道。

“老大人了,也沒個正形,自從小姨走后,我真的看透了世界,曾經一切都擁有過,你就不要再來勸我了?!倍∠憧醋胖R莼?

的樣子,嘴角露出微笑道。

“你還沒擁有我……”鄭逸道。

“你知道我的心,若是你答應拋棄你其他紅顏,只對我自己好,我現在還俗……否則,請你離開?!倍∠愕氐?。

“阿彌陀佛,老衲去了……”鄭逸懵逼了……

“你……”

……時間流逝

“給我們道歉,道歉!”一個牙尖嘴利的局長夫人指著一個絕美少婦的鼻子道。

身邊,一個五六歲的男孩倔強地站在那里!

絕美少婦氣得狠狠地打了他幾下,打在兒身,痛在自己心,眼淚卻流了下來道:“說,為什么打同學?”

男孩滿不在乎地道:“他再說,我還打他,說我是有娘生,沒爹教的孩子,我告訴過他我老爸是警察,執行秘密任務去了,竟然

不信我!”

絕色少婦雙目通紅地看著對方的局長夫人道:“這位夫人,我不偏袒自己的孩子,但是,您孩子這樣說,是不對的?!?

“說你們,怎么了?說你們怎么了?說他沒爹教還假了,你把他爹找來,誰不知道孩子沒爹?掩飾什么?不知道哪里的野種!”

局長夫人怒道。自己孩子被打的嘴角都腫了。

“你!”絕色少婦氣的渾身顫抖。

“給我道歉,今天不道歉,你們別想走!”局長夫人更加怒了。

絕色少婦本來這輩子就這樣帶著寶貝兒子過,因為,那種仰望不到的存在,是她不愿意沾染的,但是,想不到,今天竟然遇到

了這件事而且,她決定不再忍耐。

累,真累!

絕色少婦拿出電話,撥通了號碼道:“鄭逸,現在有時間嗎?”

鄭逸聽到這個聲音,不禁渾身一震,喃喃地道:“舒然姐,你在哪里?”

就聽對方道:“現在說話方便嗎?”

鄭逸連忙道:“方便,方便!”

“你有時間來一趟m省,n市,你兒子跟別人打架了,要家長賠禮道歉……”

說完這些,絕美少婦呼出一口氣,莫名的,身上輕松多了……

鄭逸不禁懵了……

兒子?

……

時間再流逝,如白駒過隙……

“爸爸,我想把王位傳給弟弟,然后,我要周游世界,見識一下世界的花紅柳綠……”這是自己的義子小國王阿森打來的越洋電

話。中文說的很好。

鄭逸愣了一下,然后道:“我明天來!”

鄭逸早已跟上官無影在盧森達舉行了盛大的婚禮,而且,兩人生了一個男孩,成熟穩重,身具帝王之相。

現如今,上官無影和季嫣然徹底把控整個盧森達!這些年來,大家只知道女議長,女副首,而不知道小國王了。

民生樂業,盧森達一片欣欣向榮。

國王阿森準備禪讓,其實,哪里是自愿,是上官無影所迫。鄭逸不知道罷了。

小國王其實也厭倦了這種生活,他身上有數不盡的金銀財寶,真想去世界旅游一圈了。

在這點上,一向對鄭逸唯命是從的上官無影很堅決,如果鄭逸不答應讓自己兒子當國王,那么,自己將把一切鬧翻,把自己其

他女人全部想辦法折磨什么的,美麗的女魔頭,還是女魔頭,鄭逸也是無奈,只能隨她,他只能決定好好補償自己的義子了。

傳位儀式并沒有引起多大的波瀾,民眾安心樂業,不在乎誰做國王。

……

湖山鎮,這是一個偏僻的小鎮,經濟很落后,而且,上面還派來一個十八歲毛都沒長齊的鎮書記。

簡直是笑話啊,許多體制內的人都搖頭而笑。這鎮子沒治嘍。

……

一家飯館里,一個嫵媚少婦,穿著黑皮裙,正在滿頭大汗地忙碌著。她是飯店的老板娘,叫杜鵑,當然,也只有老板娘,她嫁

進男方家里的第一天,還沒來及洞房花燭夜,新郎就沒了。

飯館的邊角,一個身高挺拔的小哥,本來應該帥氣無比的,可是,卻帶著一副老式的眼鏡,好像為了彰顯成熟似的。嫩少年裝

老書生的感覺。坐在飯店的角落,安靜地吃飯。

“小翠,給那個少年一碗紅燒肉?!卞納俑痙愿雷判》裨?,聲音很好聽,百靈鳥似的,給人賞心悅目的感覺,所以,她家的

生意很好。

鄉野小花的美麗絲毫不比任何大城市的明星遜色。

少年想不到自己還有這待遇,笑了笑,接納了。笑起來的時候,他的整個人似乎有一種神奇的魔力,讓人感到很親近。

這家飯店味道挺好的。對于他這種龍肝鳳膽都當平常的人來說,能贊美一聲,那證明味道真的不錯。

由于每天來,少婦都給少年多加點菜,倒是很快熟悉了。

少年一看就不是本地人,應該是轉學來的孩子了。

“弟弟,又來啦……”有時候,這個稱呼,讓少年不禁苦笑。

好嘛,自己的姐姐倒是不少,這又多一個了。

跟美麗的女人聊天,總是那么心情愉悅。

溫柔少婦跟少年講了很多鎮上的事情,天文地理,知道的倒是不少。

少年總是安靜地聽著,偶爾會皺皺眉頭,有點少年老成的樣子。

偶爾心情不好,少婦總是開導他:“小子,是不是在學校失戀啦?姐姐給你找一個??!”

“要不然姐姐唱個歌給你聽??!”倒是讓少年心情解悶不少。

關系倒是更進了很多。

這一天,少年,又進了飯店,卻發現嫵媚少婦正和一幫混混一樣的人喝酒喝的面色潮紅。

對面的一個胖子,自稱二哥,眼睛在她的身前露出的雪白上不停的瞟著。

少年不禁皺了皺眉頭。原本對少婦的好印象,消失的無影無蹤。

原來,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罷了。

“放心,你弟弟的事情,包在我身上,只要你答應,你弟弟絕對秒出來?!倍縲Φ?。

臨走,二哥還想占少婦便宜,雖然被躲過,可是,哈哈笑著去了。

少年皺了皺眉頭,悶頭吃飯,也不理她。

“弟弟,你來啦?”少婦噴著酒氣,臉上騰起兩朵紅暈,身上有股莫名的馨香,帶著一陣香風走了過來。

少年卻不理他。

“哎呦,難道又在學校被拒絕了?”少婦笑道。

“別打擾我吃飯?!鄙倌昀淅淶氐?。

想不到,這少婦是這樣的人。

少婦臉紅了紅,沒好意思再說話。走進里屋去了。

少年莫名心里像是少了什么似的,去結賬的時候,卻聽那個小翠道:“你憑什么對杜鵑姐那樣啊,她對你那么好,你知道她多苦

嗎?嫁過來就沒了丈夫,自己一直沒改嫁,她弟弟跟人打架進了局子,要判好幾年呢,那個二哥的哥哥是縣里的公安局副局長

呢,只要杜鵑姐跟了他,就把她弟弟救出來。杜鵑姐這兩天眼睛都快哭瞎了,你還給她臉色了你?!畢氬壞?,這個小翠屬于敏感

的,看出了少年的嫌惡表情。

少年愣了愣,走了。

轉角處,似乎聽到了樓上隱隱傳來的哭泣聲。

少年回去打聽了這事,不禁又皺了皺眉頭,想不到,那個少婦的弟弟根本就算見義勇為,雖然打傷了人,可是早該放出來了,

就這個二哥竟然使了關系,讓多關兩天。

少年,不禁狠狠拍了桌子,這像話嗎?怎么好像回到舊社會了?

電話過去,查清事實,立刻放人!

……

第二天,到了飯點,進了飯店。

發現少婦臉色又紅潤了很多,回到了無憂無慮狀態,花蝴蝶一樣的穿梭,見少年過來,笑著道:“弟弟來啦,我有特大好消息告

訴你哦……”

少年只是笑笑。這樣看來,她不要去做人家的情婦了。

“據說,有大人物關心了我弟弟的案子呢……”少婦神神秘秘地道。

少年心里暗笑,自己又成了大人物了?

少婦的馨香撲鼻,少年有些微醉,道:“今天給我來點酒?!?

“那么小,喝什么酒,你是學生前途無量,可別學我弟弟,那么早就輟學……”她嚴厲起來,有說不出的韻味。

少年摸了摸鼻子,笑了笑。

好嘛,比依依姐,糖糖姐還兇,哦,甚至比老娘還兇!

這時候,玻璃門外“嘀嘀”的喇叭響,一輛吉普車停在門口,從上面下來三四名穿著制服的工商管理人員,最后面,一個胖胖的

身影跳下車,可不正是二哥。

幾個人進了小店,別人還沒有說話,二哥先陰陽怪氣的笑起來:“哎呦喂,杜娟妹子?你很可以啊,說好的一起到白頭,你卻悄

悄焗了油,你真可以的!怎么,弟弟安全出來,就不理我了?”

杜鵑還是有些怕他,此時再諧相迎也不合時宜,俏臉蒼白,無言的看著他。

“我兌現了承諾,是該你兌現承諾的時候了,要知道,我把你弟弟救出來,可是費了老鼻子勁了……”他的心里有些火大,沒有

自己允許,竟然人被放了,他找到自己的哥哥,卻被罵了一頓,有人關注這個案子,讓他不要惹事,嚯,說的自己好像很喜歡

惹事似的。

杜鵑明知道自己的弟弟不是他的原因出來,可是,此刻,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杜鵑,我不強迫人,給個準話?!倍緄氐?,上位者的氣息彰顯無遺。

“對不起,我,我,總之對不起,以后,您來這吃飯,不要錢……”杜鵑紅著臉,小聲道。

“我他么的沒錢吃飯嗎?讓你請我吃飯?今天,我告訴你,我能讓你弟弟出來,就能讓你弟弟進去,到時候,你鉆我被窩,可都

晚了……”二哥笑道。

少年皺了皺眉頭,他本來還想靜觀其變,此時心中怒火焚燒,臉色變得陰沉起來,剛想說話。

就聽見里面一個少年,杜鵑的弟弟,啊啊啊的跑出來,拿了一個凳子,朝著二哥臉上砸去。

二哥冷笑一聲,一個鞭腿,椅子粉碎,少年被踹到在地?;瓜胝踉酒鵠?,被二哥身后一人踹倒。

二哥冷聲道:“杜鵑,你也看到了,你弟弟襲警傷人,這是一罪,另外,你們飯店違反工商條例,這幾位兄弟要???萬,我來

說和的,事情怎么走,就在你一句話了?!?

杜鵑慌忙去扶起自己的弟弟,臉色慘白,襲警?三萬?

哪一個不是要了命的事情??!

“你們幾個,,把你們的姓名和工作單位報上來!”少年想不到朗朗乾坤,還真有人敢這樣,真是該整治了。

他抬起頭說話的一剎那,整個人有一種說不出的嚴厲,那眼神像是刀子一樣,雖然隔著鏡框,卻如此的讓人心驚膽戰。

二哥愣了一下,不知道為什么心里一寒,但是,看到對方如此年輕,轉而為自己的膽怯而憤怒。

暴怒道:“你他么誰??!誰他么的褲襠沒系好把你漏出來了,找死是不是?”二哥上去就要給少年幾個大耳光子,他可是有拳腳

在身,打人,他是很行的。

杜鵑嚇得臉色蒼白,趕緊擋在少年前面,對二哥低聲下氣道:“別別,二哥,他小,不懂事!咱們再商量,再商量?!被贗返偷?

道:“別說了!惹不起他們的!”

少年卻一把將杜鵑拉在了自己身后,厲聲道:“你們幾個,去把你們所長叫來,我看看工商條例哪一條能??釗虻?,還有,你

叫張本志是吧,去,讓你們局長也來,讓他看看這朗朗乾坤,你這個派出所所長怎么當的,是怎么做人民公仆的,??!你們現

在在做什么?你們在欺男霸女,你們這是在褻瀆你們的職業,你們不配身上的制服,你們就是一幫社會禍害!”

少年眼中噴火,顯然已經氣急,他雖然來鎮上不久,可是,早已下決心要改變這些惡習了。

他的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讓在座的人能感受到自己身子都在顫抖,這幫人,他們惹不起,但是,少年的熱血還是很讓他們

感動。

不過有人心里嘆息,這個少年,完蛋嘍。

“今天我要不把你打出屎來,我就不姓張……”二哥真怒了。

突然,他的身子被拉住了,他暴怒回頭,卻見他的鐵子,一個小胖子,小心翼翼地道:“您,您是季書記?”

少年沒想到這人認出自己,嚴厲地道:“是,我是季厚澤,你們很好,很好??!讓我剛來湖山鎮就看到了如此好戲??!怎么,劉

偉還不過來嗎?讓我親自去請嗎?”

小胖子心里一涼,嚇得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哆哆嗦嗦地道:“季書記,這是誤會,誤會!我們馬上走,馬上走?!?

二哥也不是傻子,鎮上最年輕的書記,他可是早已聽得耳朵起繭了,想不到,竟然遇到了?

這傻逼啊胖子啊,你說你怎么現在才認出來啊,就算現在認出來,你也要裝作不認識啊,認出來拉著我就跑啊,干嘛去認識人

家啊,真是豬隊友??!

他的冷汗也下來了。

立馬改變了態度道:“季書記,誤會,誤會,想不到杜鵑是您的朋友,我們立刻走,立刻走!”

“走?今天誰都別想走,怎么,杜鵑是我的朋友你們就不欺負了?若不是我的朋友呢?不被你們搞的家破人亡?我的話不管用嗎

?立刻,讓你們的領導過來!”季厚澤厲聲道。

“張本志,現在就給你哥哥打電話,我要問問他,副局長的弟弟就可以顛倒黑白,見義勇為辦成故意傷人?就可以借此欺壓人家

的姐姐?”季厚澤痛心疾首地道。

二哥一個大老爺們被這么罵,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心里也有點犯狠,你不就鎮一書記嗎?我哥哥還在縣里呢。你管得著嗎?

季厚澤看出他的表情,拿起電話,直接道:“周興,你現在帶張本強來湖山,我等你半小時……”說完掛了電話,強勢到沒有朋

友。

二哥聽到他的電話,心里頓時全涼,周興?那可是哥哥的頂頭上司啊,他一個電話可以招來?

都傳說這個少年背后背景通天,難道,是真的?想到這里他冷汗不禁下來,顫聲道:“別,別,季書記,我給您道歉,我給您道

歉……”

二哥一下子癱倒在地,他完了沒事,萬一耽誤了哥哥的前程,那一切都完了,他跪在地上,不斷求情,對著杜鵑道:“妹子,我

錯了,我有眼不識泰山,求您,求您,說兩句?!?

季厚澤冷然站在那里看著二哥的丑態,表情沒有半分松動。

杜鵑傻呆呆地看著這一切,杜鵑的弟弟也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那個小翠的嘴巴張大的可以塞下幾個雞蛋,實在這一幕他們

太震撼了。

這一切太戲劇性了,那個整天人畜無害的學生?竟然是什么書記?能把那個不可一世的二哥嚇哭?嚇得攤在地上。那樣子,杜

鵑看著都有些可憐。

她欲言又止,看了看季厚澤。

“這里不需要道歉,他不是得罪了你,或者得罪了我,他的行為,是在給正服抹黑,害群之馬,懂嗎?”季厚澤看到杜鵑的眼神

,不再發火,耐心給她解釋。

杜鵑似懂非懂,看著這個自己眼里的大男孩,自己一直稱呼弟弟的小男孩,此時的他身上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是了,是一

種氣勢,那種上位者的氣勢,此時的他就好像巍峨的高山,而她,也體會到了被人?;ぴ謨鷚硐潞腔さ母芯?,這種被?;さ母?

覺真的,真的很好。

……

看到圍觀人越來越多,季厚澤也不想影響了這里的生意,就道:“你們先去吧,等你們所長跟局長到了,我馬上過去,在這里像

什么話!”

幾人聽了這句,如蒙大赦,一個個連滾帶爬去了。

……

無人偏僻處!

“我弟弟的事也是你幫的忙嗎?”杜鵑說完又輕輕笑笑:“肯定是你了?!?

季厚澤微微點頭,道:“對不起啊,瞞了你這么久,不過我是學生啥的都是你自以為是,我可沒主動說過?!?

杜鵑崇拜地看了看少年,發現,他似乎又回到了靦腆的樣子,突然刮了他的鼻梁道:“哼,季書記么,我才不怕你,哼,你就是

書記怎么了,還是要叫我姐姐!”

季厚澤看著眼前千嬌百媚的人,摸了摸鼻梁,笑了笑。

……

時間流逝……

鷹國,新的國王登上王位,夏洛特國王一頭金黃色的頭發,帥氣可以秒殺世界任何帥氣國際巨星。舉止優雅,風度翩翩,是鷹

國最為認可的偶像國王。

戴全娜王妃望著自己兒子那一頭染出來的金黃色頭發,幸福感不可抑制,那個死鬼,那么久不來找自己,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

自己的兒子在登基大典,她的腦海里,卻想著鄭逸的一切。

她哪里知道,此時的鄭逸,正在長白山一個無人可攀登到的地方,吐納呢!

……

時間流逝……

米國,互聯網大亨懷逸代表共和黨競選米國總統,并且成功當選,他的父親有很多傳聞,據說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富商,他的母

親,老一輩的可都知道,曾經的奧斯卡影后茱莉亞羅伯茨……

【玄幻魔幻】推薦閱讀:九轉輪回經獸血沸騰斗破蒼穹雪鷹領主劍逆蒼穹戰天(冰鋒)異世藥王異世靈武天下湖北快3走势l图斗羅大陸II絕世唐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