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快3走势图:第342章 最后的禮物【終章】

作者:駕霧
這是他最后的禮物。
悍馬加快速度在路上奔馳,身后揚起滾滾黃煙,看著窗外殘羹破壁的城市,全副武裝的安揚陷入了一陣失神中。
時間在那一刻好像無限的短暫又無限的漫長,他的身體還在原地但他的靈魂卻飄向了遠方,腦海里涌現了一堆不曾經歷過的記憶。
管理者、追隨者,匿名黨的建立,神棍的發展,聯盟的崛起,時空的躍遷……而這背后總少不了一道身影的伴隨。
他并不認識對方,可每每相遇都感覺心臟起跳的加速,他想要追上去看清她的模樣,但每一個場景的切換,都只能讓他看到背影。
時間在這些碎片一樣的記憶中不斷流逝,破鏡重圓正在上演,歲月沉淀在他的記憶深處,深沉的眷戀讓他泛起陣陣苦澀。
為什么自己會感覺這么難受?
終于那道倩影出現在了安揚的世界里,那一刻他呼吸都好像靜止了,沒有印象但卻有著萬般復雜的感受,溫馨、懷念和不舍。
被塵封的情感忽然就爆發了,他在夢中焦急的哀求:“別離開我!”
她微笑著,只是身影越來越淡。
“不!”
安揚冷不防的大喊聲讓開車的彼得·考威爾嚇了一跳,但良好的軍事素養讓他很快平靜下來,放慢了車速并看向一旁的頭兒。
安揚望著四周,目光里全是對現實和記憶的懷疑,他的腦袋有些亂,他詢問旁邊的人:“這里是什么地方?”
考威爾感覺事情不對勁了:“巴格達東北部,您要求我們前往被感染者襲擊的村莊,營救村民和反抗軍?!?
記憶這條線,變得清晰了一些,安揚再問:“什么年代?”
“2015年?!?
……
曾經生死相隔,現今近在咫尺。
艾哈邁德的反抗軍放棄了抵抗,敵人已經包圍了這座村莊,武力對抗最終只能帶來全軍覆沒,所以指揮官決定搖白旗,投降。
哈絲娜內心并不贊同,她知道敵人是殘暴而狡猾的,思想極端的他們完全是災難制造者,指望敵人仁慈,不如相信屠夫吃素。
但她一個人無法改變,他們被控制了起來,集中在村口,反綁雙手排排站,敵人對周圍進行了一番搜索,不斷有罵罵咧咧的聲音。
現場的氣氛非常緊張,指揮官已經被敵人控制,但他們沒有絲毫對待俘虜的心態,而是要用他來進行威懾。
她看到一輛皮卡后座上,有一人用重機槍瞄準地上的俘虜,震懾他們:“這就是反抗的懲罰!”
重機槍響了兩聲。
大口徑子彈近距離打爆俘虜腦袋,沒了頭的身體栽倒在地,鮮血亂噴,她身邊的同伴被血噴到臉上,嚇哭,惹得周圍一群武裝分子哈哈大笑。
他們還不過癮,一名極端武裝取出軍刀,來到一個人身后,揪住他的頭發讓其抬頭,學著斬首視頻里的動作,獰笑著用刀子比劃。
“不!不要殺他!”哈絲娜焦急萬分的叫了起來,她無法保持冷靜,因為那是她的哥哥,她唯一剩下的親人。
“住嘴!”
只是她的求饒只換來了一記槍托,砸得她天旋地轉的倒在地上,世界忽然一片黑暗,時間仿佛在那一刻靜止。
陌生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從這開始的一分鐘后到那個永恒離別的瞬間,那個女人一生的回憶,刺痛著她的心靈。
生死的隔閡無法讓她釋懷,對無法陪伴到最后的悔恨充斥著全身,她忽然痛恨起自己的弱小,自己的懦弱。
再度睜開眼睛,兇惡的敵人正欲要用鞋踩她的臉,旁人攔?。骸氨鹋肆?,她可以用,可以賣錢?!?
“我要第一個上她!”那人大聲道。
哈絲娜忽然笑了起來,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嘲諷,惹得其他人紛紛看過來,多是一副這女人發瘋了的模樣。
她的笑聲停住了,嘴里發出冰冷的詛咒:“你們都會死掉!”
“你以為你是誰?”一名武裝分子揪起了她大哥的腦袋,鋒利的匕首在上面比劃著,“我讓你嘗嘗死亡的滋味!”
她閉上了眼睛,兩行清淚落下。
但預想中的慘劇沒有發生,只聽到某樣東西碎裂的聲音,跟著是重重的倒地,然后子彈劃破空氣的聲音才匆匆追上。
哈絲娜睜開了雙目,期盼的盯著一個方向。
你來了。
……
安揚提前將考威爾傳送到了伏擊地點。
這一幕沖刷了智能的認識:“不可能!你從沒到過這里!”
“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卑慚鋨參苛艘幌掄飧讎惆榱俗約翰恢嗌偎暝碌幕錛?,“相信我?!?
“沒有這種概率?!敝悄莧ジ目蒲Ч勱暇⒘?。
安揚搖頭笑了笑,快速趴下來,披上隱身衣,他從瞄準鏡里看到了那個獰笑著用刀在俘虜脖子前比劃的士兵。
“自由射擊!”
沒有絲毫猶豫,安揚扣下了扳機,他能夠從瞄準鏡中看到那個家伙腦袋像打爆的西瓜一樣炸開,整個人轟然倒地。
伏擊作戰立即展開,與記憶中的場景一樣,極端分子被他們前后夾擊,打得屁滾尿流,收割稻草一樣的干掉了所有人。
“清空!”考威爾聲音回來。
“這邊也清空!”安揚回應道,掀開隱身斗篷爬了起來,收拾東西再抱著戰斗步槍朝村莊跑去。
一直來到村口的空地,反抗軍和大部分人都集中在這里。
被反手綁在地上的反抗軍,目光有懷疑、有感激的看著過來的兩個人。然而安揚卻顧不上他們,他的目光始終停留在一個人身上。
與記憶稍有不同的是,她已經用技巧掙脫了被捆的雙手,并迅速從地上撿起一支步槍,轉身便將槍口對準著安揚來的方向。
一抹詫異浮現在他的臉上,然后槍聲響起——安揚旁邊的一個受傷而未死的極端分子胸.前爆出血花,手里的槍徹底掉落。
大意了……安揚心想道。
再回頭時,她已經扔掉了手里的武器,睜大的眼睛注視他。安揚心頭一熱,跑上前去——她也跑著迎上來。
“我回來了?!?
“你做到了?!?
話音落下后再也無需言語,分隔多年的兩個人重新抱在了一起,一人在笑一人在哭,失而復得的巨大驚喜,讓他們沉淪其中。
周圍人古怪的看著這一幕,特別是她那位曾經打了醬油的大哥,非常的好奇自己從未接觸過陌生男人的妹妹,怎會如此出格?
下一幕更是刺激著所有信徒——哈絲娜墊腳就照著對方的嘴唇吻了上去,激烈的熱吻看得旁人都不好意思起來。
“咳咳!”她大哥終于忍不住了。
這道聲音將他們喚回了現實,哈絲娜松開他,笑了笑,拉著他的手到眾人面前,鄭重道:“他是我的丈夫?!?
她大哥撓了撓腦袋,估計是想不明白這堆因果了,但看到自己小妹笑得那么開心,這是父母離去后不曾見到的。
祝福他們吧……他也不知為何會冒出這種念頭。
……
歷史走上了新的軌道。
該發生的或許已經不會再發生,但安揚沒有放棄管理者的身份,這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貢獻,當然他也適當放緩了腳步。
傍晚的太陽余輝照耀著公園草地上嬉耍的孩子,他們坐在長椅上望著這溫馨一幕,頓時趕跑了所有的疲憊。
“小心點,看腳下!”
“嘿!?;ず媚忝妹?!”
兩位不放心的望著面前嬉鬧的孩子,但那兩個上了發條的小東西哪里肯停下,摔倒爬起后又繼續嘻嘻哈哈。
“孩子就是這樣了?!卑慚鍰酒?。
“說的你好像是多厲害的爸爸一樣?!憊磕瓤吭諏慫砩?,抬起右手望著無名指上的戒指,熠熠生輝令她歡喜。
“還沒看夠???”安揚納悶。
“沒有!”她仰著頭往他身上鉆,惹得安揚笑了起來,摟住她:“不值錢的破石頭也能笑得那么開心?!?
“作死!”她擰了他一下,“你送給我時說它是無價的?!?
“你才是無價的?!卑慚鏤橇慫畝鍆?,再仰頭望天,溫暖的夕陽照耀在他的臉上,忽然想到了什么般,又回頭看了看身后。
哈絲娜也回頭:“怎么了?”
“沒什么?!筆饕襝驢湛杖繅?,他的目光回到了他的現實里,“我們去度假怎么樣?帶上我們這幫大家庭!”
“好啊,讓我來計劃……”
【完】
本作品由全本(www.27dzs.com)提供!

【科幻靈異】推薦閱讀:冒牌大英雄星際之亡靈帝國黑鐵之堡終極炮灰異形轉生超級蟲洞末世重生之?;?/a>吞噬星空湖北快3走势l图不朽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