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快3遗漏数据:第兩百三十四章 大婚(大結局)

作者:無罪
?;乖謔?。

但是元武抬起這柄劍,卻再也觸不到任何的敵人。

“我要死了么?”

元武渾身是血和泥漿,他的發絲也黏滿了這些,看不出顏色,他抬著頭,黯淡如螢火的眼睛看著走到身前的丁寧,心盡是惘然,但卻不知為何,改換了自稱的口吻,“寡人縱橫一生,要這樣死了么?”

丁寧看著他,沒有回應什么,只是點了點頭。

“寡人竟然真的要死了?!?br />
元武笑了起來,笑聲很凄厲,神情很詭異,“這是寡人的王朝,周圍有無數寡人的子民,他們竟由著我死在這里?”

丁寧淡漠的說道,“因為這很公平?!?br />
“這世哪里有真的公平?”元武喃喃的說道,“寡人生來便是帝王,而你們生來便只是寡人的子民?!?br />
丁寧說道:“人心自然有公平?!?br />
元武身的血越流越多,他感覺自己和整個天地黏在了一起,然而他的視線里,天色卻在變暗,暗得看不見眼前的丁寧。

他終于明白自己到了一生的終點。

“寡人這一生不虧?!?br />
他有種想哭的感覺,但還是強行抬起頭來,沖著丁寧站立的方向,“寡人得到了天下,成為了注定記載在史書的帝王,便是這一統的江山,功勞大多也會記在寡人的賬,還有寡人也得到了寡人想要的女子成為皇后?!?br />
丁寧沒有回應元武的這些話。

因為這時,元武的氣息已經斷絕。

這名改變了他一生的敵人已然死去。

無論他再說什么,元武也不可能聽到。

至于這名敵人的一生,自然由今后的故事和史書評論。

河崗靜默了許久。

有人哭了起來。

有些人的哭,是念及了這位帝王的好,想過自己還是因元武的一些命令而受了恩惠,有些人的哭,卻是莫名妙,只是對于未來改變的恐懼。

天地四野起了風。

風從四面來,流向丁寧的身體。

隨著丁寧的動念,天地元氣開始流淌回丁寧的身體。

風流帶動了元武的身體。

他往前方的泥濘重重栽倒。

這是經年恩怨的終結。

馬車里的夜策冷看著這樣的畫面,她應是長陵最堅強的女子之一,然而此時想到過往很多發生的事情,她的眼眶卻是依舊忍不住微紅。

馬車里最為輕松的是謝長勝。

看著死去的元武,他只是沉默了數息的時間,便問同在馬車里的凈琉璃等人,“怎么處理他的后事,將他挫骨揚灰,還是地埋了?”

沒有人理會他。

丁寧在這片河灘靜靜的站立了很久。

當這件事情做完,他在這個城,便不再有什么執念。

他看著元武的尸身,想著恐怕到了最后,元武也應該覺著很多他爭的事情,原來那般無趣,原本并非是他真正在意的東西。

丁寧回了馬車,車隊離開,散去。

傾城而出的人們也慢慢散去。

……

其實元武才是唯一的不安定因素,當元武死去,一切都很平靜自然。

長陵的人們大多數都不知道元武的尸身最后如何處理,巴山劍場未管,但也沒有風光大葬,想來便是那些忠于元武的軍士和朝臣選了地方將他埋了。

數日之后,扶蘇正式登基,成為新皇。

再過了數十日,白啟和一些部眾回了長陵,先前對于白啟叛出王朝的消息消失得無影無蹤。

隨著白啟的回朝,天下已然平定。

楚燕齊也已然消失,隨之而來的是一個前所未有的一統王朝。

再過了許久。

度量衡和貨幣亦然一統,隨著許多赦令及一些優厚的律令的下達,即便是楚燕齊這些地域得人們,也以驚人的速度接受著這樣的改變。

“憶什么故國,反什么秦。人人有田耕,人人有房住,有什么不好,瞎操什么心?!?br />
在下一個春暖花開的膠東郡,某個酒館里,一個喝醉了的來自齊境商人的囈語,便代表了大多數人的心聲。

天下一統之后,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不只是做生意更為方便,貨品流通更為順暢,原先各朝的稀缺商品,現在也變的隨便可以買到了,最為關鍵的是,連流寇都變少了,商隊穿過原先的邊境,也變得穩當安全。

這名從齊地而來,帶了許多皮革到膠東郡,將要裝載許多魚干和藥材回去的商人醉倒在春風里。

不遠處的某條靠海的巷落,卻是陡然熱鬧了起來。

有鮮花飄灑,有鑼鼓震天,是在辦喜事。

許多孩童赤著腳跟著大人從屋子里跑出去看熱鬧。

他們驚訝的看到,海來了很多大船。

“是什么樣的大戶人家嫁女,這樣的氣派?”

這些不明所以的人嘖嘖稱。

在距離那條巷落很近的客棧里,一間房之,卻聚集著很多面色嚴峻的官員。

這些官員來自長陵。

他們很清楚這是天下最重要的一場大婚,是丁寧和長孫淺雪的大婚。

現在那些大船里,除了那些天下知名的宗師之外,還有很多來自更遠海外的強者。

而那些陰山之外的王國,也早已有使者到來。

即便丁寧在離開長陵之后不再過問朝堂之事,但所有長陵的權貴都明白,有些事情必須要丁寧滿意。

一封加急的密件傳遞到了這間房里。

看清這封密件的內容之后,為首的官員展顏一笑,“圣加封黃真衛渭河公,見祠紀念,歸葬東陵?!?br />
聽到他的這幾句話,聚集的官員都是徹底松了一口氣,有種解脫之感。

前些時日,當他們得知丁寧和長孫淺雪大婚消失之時,也聽到丁寧問了黃真衛的歸葬。

這對于長陵而言,雖然現在丁寧大多數時候行蹤不定,大多時間都是在海外游歷,但他特意提及,特意關心的事情,便是真正的大事。

……

洞房里,紅燭在搖。

洞房外,一群半醉的人還在灌酒,還在鬧。

丁寧挑開了新娘子的紅蓋頭。

饒是見慣了各種陣仗,此時的長孫淺雪,卻是羞紅了臉。

這真是天下最美的新娘子,丁寧看得有些發怔。

“好看嗎?”

屋頂響起了數聲笑聲。

長孫淺雪羞怒的跺了跺腳。

丁寧卻大方的仰起頭,大聲笑道:“好看,看不夠?!?br />
{本書完}

晚點應該會有個感言。

【仙俠武俠】推薦閱讀:農民圣尊欲望塔凡人修仙傳星辰變神戰遮天風流艷俠傳奇仙魚湖北快3走势l图穿越西游之從零開始